老秦

It's so hard to live.

融化(爀沇)

*爀沇

*小短篇

*OOC(这篇写的太太太太急了,所以可能会有错字,请见谅。)

*小甜饼

  成年人的生活总是很累,作为一个爱豆生活只会更累。
  
  韩相爀又被哥哥们指使外出寻找他们的大哥兼队长。六年内车学沇不告诉大家去向的外出屈指可数,若是出去了也就只是因为他和某些人的那些破事。
  虽然几乎所有人对车学沇的印象都是做事小心一般不会出岔子,可韩相爀总是怕的。
  
  他知道他们的队长酒品不好,喝多了还会耍酒疯,睡一觉起来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还是常去的餐厅,桌上还是摆着几瓶空着的啤酒瓶手里还拿着杯子,一副“我还能喝”的样子。旁边还放着一盘热乎的炸鸡,其中有一块被咬了一口。不用想就知道是店长那个老好人送的。
  
  那人趴在桌子上,露出头顶的发旋,耳尖通红。任谁看都是喝多了,韩相爀走过去,听见车学沇嘴里在嘟囔着什么。
  
  
  “我想…我想和他……结婚……”
  男他。
  
  韩相爀绝对不会说他想直接走人了的。
  
  “车学沇,该回家了。”
  那人没搭理他,准确的说应该是听不见。
  
  他伸手拿过酒杯,一饮而尽。丝毫没有平日节目里嫌弃他的样子。
  怎么会嫌弃呢,喜欢都来不及。
  
  “贤宇哥,结账。”
  
  “哎呦,这小祖宗又喝多了?快带他回家吧,下次再说。”店长摆摆手,示意他们快点回家。
  顺便,把车学沇抬到韩相爀的背上。
  
  
  后背上的重物好像是动了动脑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那哥越来越小孩子气了。几个弟弟总是这么说,韩相爀表示双手双脚赞同,车学沇大概是越长越小了,撅着嘴耍小脾气的频率比李在焕都频繁。
  
  但韩相爀还挺喜欢的,嗯……因为挺可爱的。
  
  
  “呀,哥他是不会和你结婚的。”那人又在无意识的碎碎念了,听的韩相爀心烦。
  他应该是第一个察觉车学沇对郑泽运很不一般的人,刚来公司做练习生的时候,他才16岁,其他哥哥不善交际,郑泽运看着可怕,他就只好腻着善良又温柔的车学沇。
  因为车学沇对郑泽运散发出的爱意太过明显,时间一长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可郑泽运似乎并没有因为他对自己好,而去特意关照或是也同样对他好。
  一次都没有过。
  
  几个弟弟虽然表现着嫌弃他们队长,但还是很好的把握住度,可郑泽运不一样,什么话都敢说。
  
  “希望他,不要对我不懂装懂就好了。”
  
  似乎是没看见车学沇变得有些奇怪的表情,他还在继续解释着。
  韩相爀还以为车学沇就喜欢那样的呢,结果人家下了节目以后直接开着保姆车走了,留下他们五个人一脸懵。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最后大概是太烦了直接关机。
  韩相爀总算是懂了,他们队长不想他们想像的那么强大。
  
  找到他的时候是第二天凌晨,李源根打来的电话。
  李源根说,车学沇还是不想回去。
  
  
  再见面的时候,车学沇还是笑嘻嘻的,像是一点都没变。
  可时间一长他们就发现不太对劲了,身上好像少了一些重量,也没有人总是摸自己了。
  不喜欢酒精的车学沇开始学着喝酒,可是他们队长还是他们队长啊,一有难事还是最先找队员解决。
  
  
  车学沇长得好看,漂亮是漂亮但也很帅气,出道到现在也有不少女艺人向他表白过,可是突然遇到了男性,他还是无法适应。
  是在后台,一个还算有名的后辈突然跑到自己面前拿着一捧鲜红鲜红的玫瑰花向自己告白。车学沇本以为是什么节目,结果听完了他说的话都没发现有什么摄像机,周围还有别人看着有工作人员也有一些艺人。车学沇连忙往回跑,却不想在门口与一个比自己不知道高了多少的人撞个满怀。
  他抬头,是韩相爀。
  
  韩相爀以为车学沇终于向自己投怀送抱了,却看到了对方脸蛋红一阵白一阵的。
  “你怎么了?”
  
  待车学沇断断续续地说完之后,韩相爀弯了弯嘴角轻轻搂住了他们队长。
  “没关系啊。”
  
  “我喜欢你,车学沇。”
  
  
  
  韩相爀背着车学沇,心里五味杂陈。
  那天他说完那句话之后,车学沇只是一脸吞了恐龙蛋的表情,连一句话都没给。
  搞得他心里倒没谱了。
  他都以为车学沇是被吓傻了。
  
  
  
  他把车学沇放到床上,那几个人小声寒暄了几声,然后又恢复了平常。
  看电视的看电视,玩游戏的玩游戏,没什么奇怪的。
  
  
  
  今年首尔的雪尤为的大。
  车学沇被舞蹈老师叫去了公司,这会也应该回来了。
  
  韩相爀看着亮起的手机,怎么也没想到车学沇会给他打电话。
  
  “爀儿,过来接下哥好不好。”
  “嗯。”他向来不是喜欢煲电话粥的性格,简短的回答后就挂了电话。
  
  外面的雪实在是太大了,韩相爀看了看外面四处飞舞的雪花,抓起了不怎么戴的围巾、帽子与手套。
  打车去了公司,从车窗看见了在公司门前蹦来蹦去的车学沇,司机按了几下喇叭,没听见,韩相爀只好下车。
  
  “爀儿啊,你来啦!”
  车学沇抬起头向韩相爀挥了挥手,鼻尖冻的通红。还没等到他要说下一句话,头上就被扣上了帽子,那个比他高点的人又为他套上了围巾。
  “你不知道今天下雪吗?”韩相爀拉过车学沇的手,给他戴手套。
  “我不是没想到会下这么大吗…”
  
  “天气预报,真不知道你拿着手机是干嘛的。”
  “走吧。”
  
  “我们走着回家吧!”车学沇的语调上扬,很高兴的样子。
  “很冷的。”
  
  “啊…不管不管嘛!”
  韩相爀笑了笑,他家大哥又在撒娇。
  “好。”
  
  
  韩相爀把手插进兜里,手肘晃了晃。
  “嗯。”
  “手套给你吧。”
  车学沇笑弯了眼睛,挎着韩相爀的手臂,把手伸进了他的兜里。
  韩相爀的手掌很大,握着很有安全感。
  
  
  
  
  “你说以后我们怎么办啊?”
  “星光们会不会不喜欢我们了啊?”
  “万一大家都不支持我们怎么办?”
  “我想结婚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啊?”
  雪地用脚踩着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和车学沇在耳边的聒噪倒还挺搭的。
  可韩相爀还是受不了车学沇的胡思乱想,突然停下来。
  
  “要是都不喜欢你了,我就养你。我会向他们证明我的,前几天你喝多的时候可没这么纠结结婚的问题。”韩相爀看向车学沇的眼神有些调笑的意味,车学沇不再看他。
  
  
  “你冷不冷?”车学沇踮起脚拉起韩相爀衣服上的帽子给他戴上。
  有些雪掉进了他的脖子里,可他并不生气。
  
  嘴唇上覆上了软软的东西,韩相爀搂住对方的腰,微微低下了头。
  
  
  “你吃了什么?这么香。”
  路灯下,车学沇的脸红红的,还在小口小口地喘着气。
  “草莓糖…”
  那人轻笑。
  “快走吧,很晚了…”
  
  
  雪下的更大了,但还挺暖和的。韩相爀想。
  

评论(13)

热度(64)